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翠微居文学 >> 大明文魁 >> 第1316章 逆鳞

内阁值房之内,王锡爵与石星面前的两盏热茶早已是凉了。

从得知林延潮心迹的那一刻起,石星的眉头紧皱,脸上时而抽动一下。

不知为何他想起了他的老妻,当年他受廷杖时,老妻以为他被杖死,在府中为石星殉死。

石星更想到当年离家赴京赶考时,老师对他的期许,希望他书生报国,以天下苍生为心。

磨志三十年,竟然反令自己一叶障目。

王锡爵一时没想到石星心底如此变化,倒是道:“于东阿与你有乡谊,你以为……”

“惭愧,”王锡爵但见石星突然起身离席,但见石星向王锡爵长揖道,“元辅,下官实在惭愧至极,先行告退一步!”

说完石星大步流星地离开。

见石星离去,王锡爵欲言又止,他略一思索已是明白了:“石东明不仅果行之人,还是一位光明磊落的君子。”

说到这里,王锡爵不由长长叹息一声:“倒是老夫……”

王锡爵知道自己不是石星,身在宰相这个位子,有时候明知是错的,但只要坚持了下去自然而然也就成了对的。

王锡爵想到这里,反而却觉得自己身不由己。

若世上之事若真只有对错就好了,如此死也能死个明白,但世上之事偏偏并非如此。

就在这时王五禀告三辅陆光祖在值房外求见。

王锡爵闻言不由笑了笑,这世上若论谁对他去林延潮府上最关切,无疑当属石星,陆光祖二人了。而陆光祖的关心还要胜之一筹。

“请他进来,把茶撤下去。”王锡爵坐回了炕上。

片刻后陆光祖推门而入。

“与绳,请坐。”王锡爵指着下首一张官帽椅。

“多谢元辅。”陆光祖称谢一声然后提起官袍下摆从容入座。

他飞快扫了一眼身旁的案几,但见上面有两个微不可见的茶碗水印。

看到这里,再看看高坐上首的王锡爵,这其中的意思就很多了。

王锡爵见石星二人是并排而坐,而他见自己却是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亲疏远近倒是分得很清楚。

莫非是前日自己偷偷给天子上密疏的事,给王锡爵知道了?

可是天子明明已经给自己密疏奏事之权了,王锡爵这个时候若是打算要回去,就太难了。

陆光祖不动声色笑了笑道:“元辅,这几日不在阁中,陆某有几件事想向与你奏明。”

王锡爵点了点头道:“好。”

陆光祖当即道:“宁夏镇四营官军家丁围杀巡抚党馨副使石继芳之事……陆某与张阁老商议,这边兵变闹事起于朝廷拖欠宁夏镇军饷,故而还是依照原先的惯例,只惩首恶,余者不问。陆某打算将过错都推在已是身死的党馨身上,就以抚臣不知体恤来拟旨。”

王锡爵闻言微微点头,这一刻他不由想起了林延潮所言,朝廷缺钱之事。这一次宁夏之役,虽说起因于边将哱拜父子的叛乱,但更内在的原因起于朝廷对宁夏镇军饷的拖欠。宁夏镇的士卒已经许久缺粮缺衣了,并且数次向巡抚衙门讨要未果。

最后哱拜父子叛乱,顿时一呼百应,朝廷虽胜了这一战但用了两三百万两银子,更不用说掘河水淹宁夏镇的种种损失。只要是边军粮饷能够充足,怎么会有这样得不偿失的叛乱之事。

陆光祖又道:“前郧阳巡抚李材因参将万春叛乱之事,已经幽闭五年,朝廷上大臣们的奏疏论救不断,当年刑部尚书李世达、左都御史吴时来、大理少卿李栋都言念在他云南平乱的战功上可以以功抵过,但是都为陛下所重责而夺俸。”

“陆某以为李材有知兵之名,所以不因万春造反,而将他所有功劳抹杀。眼下朝鲜正在用兵,李材又有擅用火器之名,不如令他戴罪立功调去朝鲜平倭。不知元辅意下如何?”

说到这里,陆光祖偷看王锡爵的脸色。

王锡爵闻言道:“天子十分厌恶李材,别说是去朝鲜,就算是复官也是极难。至于替代宋应昌为朝鲜经略的边臣,老夫已有人选。若是与绳借用此事来探仆的口风,那么应该可以安心了。”

“陆某不敢,”陆光祖心底一凛,“陆某没有窥探的意思,但既然问到新任朝鲜经略不知元辅意属何人?”

王锡爵看了陆光祖一眼,然后笑了笑道:“与绳兄何必明知故问呢?”

陆光祖抬起头对上王锡爵的目光,王锡爵这么问有些咄咄逼人的味道了,难道对方想要摊牌不成?

“那么确实是林侯官了?”

上一次王锡爵逼林延潮去朝鲜,二人失和。

但这一次王锡爵亲自去林延潮府上,却是两人和好。

王锡爵急于林延潮修好,是为了什么?

见王锡爵不置可否,陆光祖抚须道:“如此就太便宜他了。因为林侯官焚诏之事,陆某担心天子龙体有恙,前日用密疏给天子请安。现在林侯官既能引动圣怒,最后还能落一个出外镇朝鲜,实在是他的洪福。”

陆光祖借着对林延潮的不满,不动声色地将他密疏的内容给王锡爵道出。

这话很显然是对王锡爵解释,同时表明自己没有丝毫异心。

王锡爵脸色神情有些淡漠,似对于陆光祖这样解释的话完全无动于衷。

陆光祖心想,自己确实只是上了一封请安奏折,为何王锡爵却是这个脸色呢?

但见王锡爵道:“与绳兄,可知丁谓王曾之事?”

陆光祖一听王锡爵提及丁谓,王曾之事,心底顿时冰凉。他知道从这一刻起,王锡爵与他决裂了。

何为丁谓,王曾之事?

这二人都是宋时宰相。丁谓逐走了寇准,在朝堂上权势可谓一手遮天。

当时丁谓权力之欲极强,对大臣们严加规定,任何人在退朝以后不可以单独留下向天子奏事。

当时大臣王曾对丁谓的话认真遵循,所以深得丁谓赏识。

有一日王曾对丁谓说我想要将他兄弟的儿子过继,此事不好在众人面前启齿,想要单独面奏给天子。

丁谓对于王曾说,老弟,你的为人我还信不过吗?尽管去讲吧。

结果这日王曾退朝后,却向仁宗奏明了丁谓的种种不是,最后丁谓因此被贬至崖州。

而王锡爵就是借用此事告诉陆光祖,你向天子上密揭的事触了老夫之逆鳞了。

陆光祖看向了王锡爵,数度要开口,但还是没说出口。到了他今时今日这个位子,倒已是很难向人低三下四的说话求情。

此刻陆光祖勉强笑了笑,对王锡爵道:“王曾状元出身,又是三元及第,陆某的才具实不如他的万一。元辅是否看错了人?”

王锡爵淡淡地笑了笑,对外头道:“来人。”

王五闻言推门入内,躬身问道:“老爷,有何吩咐?”

王锡爵道:“请卢中书进来。”

片刻后中书舍人卢纹入内向王锡爵,陆光祖二人躬身行礼:“元辅,阁老不知有什么吩咐?”

卢纹心底奇怪,但见陆光祖此刻梗着脖子,脸上的神情有些怪异,此刻他察觉到一丝不妙。

王锡爵端起茶,淡淡地道:“卢纹,你我相识一场,老夫也不愿令你与你父亲难堪。以往的事就算了吧,但从今以后你与陆阁老就一起离开这文渊阁,就不用回来了。”

卢中书闻言神色剧变:“元辅?老大人?”

王锡爵看向陆光祖道:“与绳,你以为如何?”

陆光祖眯着眼睛盯了王锡爵,并露出了一股狠色:“成王败寇,迄今还不知矣……告辞。”

说完陆光祖一拱手,扬长而去。王锡爵只道了一句,与绳所言极是。

说完王锡爵脸上倒是痛惜之色。

反观陆光祖,这一刻他已知与王锡爵再说任何话都已是废话,唯独卢中书却感觉五雷轰顶,浑然不知不知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元辅……元辅……”

王锡爵叹了口气对王五使了一个眼色。王五点点头当即道:“外面来人。”

几名阁吏闻声进入值房。

王五指瘫在地上的卢中书道:“把此人叉出去,另外他的公案上的收拾一下,全部都烧了,不许他带走一物离开这文渊阁!”

“是。”左右一并言道,他们不知道为何前日还高高在上的卢中书今日却被人扫地出门。

但这在官场上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从巅峰到谷底从来只需一日。

卢中书被棍棒叉出去后,王锡爵始终是情绪不高,甚至有些郁郁。

王五对王锡爵道:“老爷,无需如此,这卢中书我们还是给他留了些颜面,否则按照以往的规矩,早就剥光衣服扔出宫外了。”

“这是没有霹雳手段不能显菩萨心肠,”王锡爵叹道,“只是这卢纹是个不错的孩子,若是老夫不来京师,他或许是我最信任的子侄吧,一切缘起都在老夫,怎么能说无疚,怪就怪老夫来任这首辅吧。”

当日王锡爵与陆光祖失和的消息,飞一般的传遍了官场上。

内阁的阁臣之间想来讲究一个同舟共济,尽管私底下有矛盾,但无论如何不能捅到表面来。所以一旦两个阁臣公然撕破了脸,无疑只能一个走,一个留。

至于陆光祖和王锡爵二人谁走谁留,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喜欢大明文魁请大家收藏:(www.cwjwx.com)大明文魁翠微居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大明文魁全文阅读 - 大明文魁txt下载 - 幸福来敲门的全部小说 - 大明文魁 翠微居文学

猜你喜欢: 大明海寇替天行盗惊雷欧皇崛起乱清大唐腾飞之路极品小赘婿远东1628朱门风流三国之黄巾神将浴血兵锋北宋大丈夫盛唐血刃东晋北府一丘八大明之雄霸海外明王首辅至尊特工司礼监天唐锦绣明朝败家子帝国之召唤武将系统乱晋我为王大魏能臣三国之席卷天下开艘航母去抗日舌尖上的大宋
完本推荐: 玄霸九天全文阅读邪尊懒凰全文阅读99亿新娘:撒旦老公请温柔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萌妃逆袭:王爷别闹专心点全文阅读仙路春秋全文阅读寻找走丢的舰娘全文阅读鬼宅冥妻全文阅读黄金遁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师兄全文阅读阴人债全文阅读我的美女俏老婆全文阅读圣手狂少在校园全文阅读武道至尊全文阅读斗破苍穹之万界商城全文阅读天下全文阅读至尊逍遥全文阅读大魏宫廷全文阅读与美同居全文阅读乡村小神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校园第一废物极品妖孽至尊苍穹九变太古龙象诀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苏联1941魔法种族大穿越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快穿:男神,有点燃!九域剑帝超级捉鬼道长我不当鬼帝摘仙令最佳女婿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动力之王我有一座恐怖屋365bet注册送钱_365bet电脑_365bet模拟下注之极品仙帝异能教官365bet注册送钱_365bet电脑_365bet模拟下注之战神吕布网游之轮回主宰地球至强男人365bet注册送钱_365bet电脑_365bet模拟下注之豪门导演神医弃女天命相师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大夏纪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奶爸至尊

大明文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大明文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大明文魁txt下载手机版 - 幸福来敲门的全部小说 - 大明文魁 翠微居文学移动版 - 翠微居文学手机站